真是亂七八糟的部落格!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58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生命無限之紫燄的心靈檔案夾:其之二

其之二

「嗯……

林紫燄皺起眉頭,大老爺似的坐在沙發椅上,看著眼前忙來忙去、出出入入的員公兼友人們;口裏一邊發出不明所以、聽起來更令人倍感火大的噪音,經過的人們無不紛紛對他翻個大白眼,再對這個老闆發出不屑的聲音。

  「不行!」起身一拍桌子,林紫燄整個火漲了上來,「我還是很不爽,誰來跟我過兩招?」

  「誰要跟你過兩招呀混帳!」剎那一整個怒火上衝,一疊報表就摔在林紫燄的辦公桌前:「要是閒得散心,要不要來給我好好的盡一下你的義務,算一下帳呀?大、老、闆!」

  「如果要是為了昨晚的那個XX不痛快,我已經把你的名片甩給他了。」

  「……不行。」林紫燄起身,抓起皮夾跟鑰匙,「我已經受夠了有人在我耳邊嘮嘮叨叨,我也不是委託案子就得接的我又不欠這筆錢!」

  『「我們很欠!」』玅蓮生命無限公司內全體員工,有志一同的喊出了他們的心聲。

  「好吧……我不欠這種錢。」

  『「那還是錢,我們很欠!」』

  「我什麼時候有了這麼一批錢鬼朋友……

  林紫燄嘟嘟嚷嚷著,關上了公司的大門。

    &     &     &     &     &

  ︽玅蓮生命無限公司︾,正如其名,是一間跟生命事業有極度相關聯的一間公司||雖然看起來是跟一般的禮儀公司、也就是我們舊稱葬儀社的公司組織相差不遠,但玅蓮的差別在於:『不論從一個人的出生、作月子到滿月、抓周找對象、娶老婆,甚至於消災解厄,到一個人過世後的身後服務,玅蓮都是專業一把罩的!』;雖然成立組織並非很大、時間也不長,不過在地方上已經流傳有好名聲了,連“各個道上”都頗吃得開。

  可是,由於玅蓮的老闆是林紫燄這種不成材又好心腸的爛人,所以也引發了玅蓮內的上上下下無數部屬員工的不滿與怒火||因為老闆的“好心腸”,讓他們公司的營運忙到翻,卻還是每個月竟然都剛好收支打平,存款永遠保持在零之水平線!

  在被號稱“連妖怪都可以忙到胃穿孔”的玅蓮中上班,還年年月月都是這種狀況呈現最火的事是,連年終發獎金時,都可以剛好大家分到最滿意的年終,依舊存款為零||試問,這如何能不讓公司內的大大小小火冒三丈呢?

  不過,也正因為林紫燄的“好心腸”,使得玅蓮一起步時便獲得了普遍的好名聲,沒有人畏懼他們的業務服務、也沒有人會忌諱他們的服務內容,三不五時都會有街坊鄰居來送土產、泡茶聊天,也有家長三更半夜抱著孩子來委託收驚的都有;公司內的老員工都對此已經看開,屢屢告誡新進的“人”或“非人”們……

  『「來工作你就要看破、被抓來你就要認命,來這邊就當是修行,不當修行你也當積陰德給自己……這個是我們專屬的診所醫生電話,報公司名字會有打折,真的不行就去打支點滴吧!」』

  林紫燄徒步來到台北市刑警大隊門口,向著門口站崗的警員們打了聲招呼便往內部邁進;路上不少認出林紫燄的刑警們,都或多或少的向他打了聲招呼。

  「林老大,這麼早?」一個看來頗有些年紀的刑警順手甩來一罐飲料,「來接案子的,來是來找人的?」

  順口道聲謝的林紫燄,開了飲料就灌下一大口,嘖嘖作聲。

「這太陽真不是人晒的我來找偵一的那個不成材”的。」

  「哈!說得好!」經過的另一個刑警用他豪爽的聲音表示贊同,「老地方,跟偵二的那個“成材”的在比劃中。」

  「謝了,有空去我那坐坐喝茶。」

  「有假再說吧!」

兩個刑警瀟灑的轉身離去,回到個人的工作崗位上;而林紫燄走到了地下的訓練室中,果不其然地看到了他的“不成材”的友人,正與“成材”的友人在過招中。

  ……是說,周圍那一堆疑似在開賭盤的傢伙在幹嘛?!

  「好啦好啦!休息休息!」拍了拍掌,林紫燄喚來所有人的注意力:「不管怎樣,開賭盤的我要分,六四就好。」

  「啊啦老大我也要跟你分。」停下比劃中,一個身高略高一籌的灰髮鷹眼男子,就是林紫燄與眾人口中“不成材”的偵一隊隊長||吳政穎。

  「剛剛開賭盤的傢伙,你最好給我祈禱不會讓我堵到你。」從較後方走來略為矮小的娃娃臉男子,順手給了吳政穎的心窩一拐的人,就是大家口中“成材”的偵二隊隊長||黃宣霈。

  由於雙方各在“業務”上的需要,林紫燄跟吳政穎、黃宣霈在很久以前就成了極為要好的朋友;所以,當雙方有“業務”需求時,總是各登對方門戶去尋求協助;而能以這麼年輕、卻又毫無身家背景的踏到這個位置上,這三人之間有著深不可測的友情跟緣份。

  「我來問個人就走,給我情報吧弟兄們?」

  林紫燄的一句話,引來眾人的面面相覷;從地上撫著心窩爬起來的吳政穎,開口就反嘲了一頓。

  「說笑的吧?你林紫燄來我們這問人?」

  三秒後,吳大警官另一側心窩遭受襲擊,再度倒地、再起不能……

  「高翔鷹,應該是“有點背景”的人,我想要他的情報。」

  「高氏企業的少主?」黃宣霈頓了頓,接過一旁遞來的毛巾擦了擦,「來辦公室講。」

  林紫燄跟黃宣霈、吳政穎一行前往了偵二隊隊長辦公室,三人坐下後,黃宣霈從電腦中調出了幾筆資料讓林紫燄過目。

  「高翔鷹,目前高氏企業最高領袖的獨子;而高氏企業則是」黃宣霈略為思考了下,說:「應該說算是正在轉成灰色地帶的組織,看來想黑白兩道通吃的樣子。」

  「賓果!我猜的果然沒有錯!」林紫燄笑了,「這個傢伙果然是有點身家背景的!」

  「有點?老大你在說笑!」吳政穎大方不客氣的拿了黃宣霈的茶一口灌下,「他們家可是超~~~有身家背景的唷!」

  橫了眼前的痞子男一目,黃宣霈調出了另一筆資料讓林紫燄過目。

「高氏企業算是頗有名聲,由現任的領袖高天龍一手主掌,在數年前一口氣由黑轉灰,然後開始進攻商場,但是不排除他們私底下依舊兼手黑的。」黃宣霈提出了疑問:「但是,高翔鷹是其獨子……你怎麼會想查他的資料?」

  「嘿嘿嘿……當然是有見不得人的委託啦。」林紫燄看著電腦上資料的照片,笑了幾聲:「阿霈,你既然會“特別”有他的資料,就代表一定有些什麼……

  「大家都兄弟,有錢大家賺你一定有這個以外的八卦還沒講。」

  「其實也沒什麼……」黃宣霈推了下眼鏡,轉著手中的筆,「高翔鷹是高氏的獨子,他一手攬下高氏所有的地下事業酒店、公關、舞廳、賭場……

  「他挺看不過去有人欺負他的人,在高氏的地下還蠻得人心的;如果沒問題的話,高家會由他接手。」

  「等等等……」抓住黃宣霈的話中有話,紫燄直接提問:「獨子也會有問題?」

  「高家正在鬧家庭風暴,而且頗久。」黃宣霈調出了一張照片,說:「高天龍突然不知那條筋不對,不顧眾人的反對的再續弦了一個混血女子。」

  「那也要有生才會有競爭吧?」

  「這就是八卦啦~~~」吳政穎抓到機會插入,「高家的少主小時候他老母就死了,專心一意的高天龍突然轉性讓這女的進門也就算了;近來,似乎也有將產業放給這女人的感覺。」

  「唔喔……」林紫燄審視著眼前高家的照片,笑了:「我的八卦雷達啟動了,這個女的不簡單……有八卦!」

  「什麼八卦雷達呀你林老大……」吳政穎有點哭笑不得,隨即轉成了正經的臉色面對林紫燄:「情報大家分、八卦大家聽林老大,你絕對不可能這麼無聊的上我們這兒來討這種情報。」

  「這個嘛…如果我說……」林紫燄仔細地審視著照片中、據說是令高天龍改變心意、繼而續弦的女子,「高家少主在深夜中倒在我家門口,還有“人”來委托我跟他有關的事情||你們說呢?

  「那這下還真是不得了的大八卦呢。」吳政穎吹了聲口哨:「不過,會這麼說的話,也就代表著這個委託不是“我們”接得來的||對吧?」

  「沒錯!」林紫燄彈了下指,指著照片中笑的一臉嬌豔的女子,「阿霈,我想拜託你一件事||不管明著來、暗著來,還是用你的“專業”來,請務必幫我查到這女的所有資料。」

  林紫燄無來由的請託,令黃宣霈跟吳政穎兩人面面相覷。

  「有必要嗎?」娃娃臉挑起了一邊眉頭,問道。

  「絕對有的!」

  光看著照片便可以感受到對方明顯的不對勁……也許高家的亂源便是來自於此||林紫燄如是想著,並且希望推斷正確。

  ||畢竟,阿霈不作徒勞之工;要是讓他做白工的話上次的那一記“一六八的娃娃臉過肩摔”,他的腰還在痛!

  失了底子、還跟著失了面子會不怕的人才有鬼!

  最可怕的事是……他的那個“不成材”的朋友很吃這套,並且樂此不疲。

  「那,我就期待阿霈你的好消息,萬事拜託啦!」

  「嗯。」

  走出了北市刑大的門口,林紫燄嘆了一口氣……

  「總算是耳根子清淨點了……

    &     &     &     &     &

  回到︽玅蓮生命無限公司︾,甫一打開大門的林紫燄被裏頭冷冷清清的場景給驚嚇到……

  「還頭一次大家相揪翹班咧這起錢鬼們是轉性了嗎?」林紫燄嘟嚷著,恰巧看到從會客室中出來的人影,「啊,阿翰,大家跑哪去了?」

  被叫住的人頓了下身影,回頭發現是林紫燄,瞬間露出了一股鬆口氣的笑容||他的名字是鄭楚翰,是玅蓮中專門負責天主信仰中禮儀服務的人,也算是公司中的元老級人物。

  「紫燄,你回來的剛好裏頭剛好有個顧客……你要不要親自接待一下?」

  「發生什麼事?“奧客” (註)嗎?」

  「也不能說他是“奧客”啦他也沒做什麼。」鄭楚翰露出一絲有點困擾的笑容,「只是不知道為什麼,他一踏進公司,大家就都從後門飛奔出去說要去跑業務,只剩我一個……

「可是他需要的服務不是我專業的範圍,所以看紫燄你要不要去跟他聊一下?」

  「我瞭解了。」紫燄點了點頭,「可以幫我準備杯普洱在我位置上嗎?」

  「好。」

  林紫燄讓職業笑容裝在臉上,但是在打開門看到來客後,整張臉就僵在笑不出來那了。

  表面上高翔鷹一臉陰鬱的坐在會客室的沙發上,但在紫燄的眼中看來,他在他身後用殘酒寫下的符令光芒正逐漸消逝,而高翔鷹身後的黑闇卻逐漸增強、腥羶的氣味也逐漸濃厚……

  ||終於知道為什麼那群錢鬼跑得跟飛一樣了,難怪只剩被聖光所護祐的阿翰留下來。

  一群沒膽的!

  腦袋裡閃過無數殘虐的鏡頭,林紫燄依舊笑著對眼前的人打起招呼來。

  「我想我們昨晚見過面了,高先生?」

  高翔鷹點了點頭,看著眼前的林紫燄,緩緩開口說道:

  「我想辦生前契約應該可以接受吧?」高翔鷹露出一股不在乎的笑容,「雖然昨晚打擾你們,但是看在好歹有緣的份上,打個八折如何?」

  不知為何,高翔鷹覺得,眼前的林紫燄……目光很扎人。

  ……我也想好好地活下去,但是我不想再這樣的下去了。

  明知道自己精神狀態正常、神經也正常,但是卻正因此,對於黑夜的到來深刻地理解、明白而懷抱恐懼;逃避不了、也無力反擊||只能對著這樣的狀態無力的痛嘔,跟加深對解脫的渴求||不想被對方得逞,就只能選擇死來試試了。

  「我們的年紀差得應該不多,稱呼高先生也實在是很怪有什麼喜歡的稱呼嗎?」

  「……阿鷹,幫我打八折就讓你這樣叫。」

  「呵,果然是高家少主,傳說中的夜之帝王。」

  聽到林紫燄說的話,高翔鷹的神經整個緊繃起來,站起身來俯視著坐得隨意的林紫燄。

  「……我並沒有告訴你我是高家的人。」

  「但是我的員工中可是各行各業都有的人。」

  高翔鷹整個脫力的坐回沙發上,看著開始撥弄著茶几上香爐的林紫燄。

  「你所需要的並不是我們生前契約的服務,阿鷹……」爐中燃起裊裊的香煙,給人一種沉穩安定的力量:「現在的你,所需要的是一個沉穩的睡眠。」

  隨著漸漸轉濃的香氣,高翔鷹覺得自己的眼皮開始沉重、嗜睡神智也漸漸的不清,很想睡、也抵抗不住睡意。

  「等到你睡醒之後,我們再來討論一下……你所需要的服務。」

  看著眼前的人進入夢鄉,林紫燄順手幫對方喬成躺臥在沙發上的姿勢,順手解開看起來就很難過的領帶跟扣子、加上一條毯子,然後走出了會客室……

  「這款的安神香效果真好連我都想睡了。」

  「紫燄你明明什麼時候都很想睡的好嗎?」阿翰笑著吐槽自家任性又讓人討厭不起來的老闆。

  「喔吾友呀,認識了這麼多年,你怎麼還是不瞭解我呢?」林紫燄擦了擦完全不存在的眼淚,「我只是閉目養神而已呀!」

  「少來!」紫燄的辯白,換來鄭楚翰清爽的笑聲。

  註、奧客:河洛話(閩南語),指“很難搞、找麻煩的客人”的意思。

    &     &     &     &   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