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是亂七八糟的部落格!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587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生命無限之紫燄的心靈檔案夾:楔子之二


  已經不知道這種日子過了有多久了
……大約是從“那個女人”來家裡之後不久發生的事吧?

  誰知道?

  面對著夜晚的到來……不知何時起,從欣喜的回家到現在變成厭倦、痛惡。

  啊啊好煩呀…死一死算了、只要一刀下去就了了、趕緊去死一死吧…諸如此類的聲音總是在耳邊縈繞著。

  惡魔的低語?

是死神的召喚?

還是……“那個女人”所設下的圈套?

  如果這麼想要那種男人,就給妳不就好了?……反正對他而言,我也只不過是前妻的兒子,擺面子的工具罷了。

  關上房裡的燈,比黑暗還要更深的黑闇襲來;四肢百骸發出的疼痛、錐心蝕骨的刺痛、還有令人難以啟齒的傷跟痠痛……家常便飯。

  明明就只有自己一人的獨處房間內,卻每每總是在清晨感受到被無形的、莫名地欺凌的痛楚;然後,就是整身的青紫、來自於私處流出的黏稠……黑的、紅的、白的,交雜出一種令人作嘔的色澤。

  今晚,也是一樣……

  忍受著像是千萬條蛇在身上各個地方鑽來竄去的嘔心感……不知為何,突然想起了早逝的媽媽,總是帶著小小的我,虔誠的對著安穩坐在大廳中、笑得一臉和善的土地公公奉上香火。

  『阿鷹,伯公(註1很靈的喔,你如果誠心的跟伯公求的話,祂都會答應的唷……

  「那……我要求媽媽的病,趕快趕快好起來!」

  已經很久沒有給祂奉上香火了……自從媽媽死了之後。

  祂根本就不靈!

  從那一天起,我就不再為祂奉上香火了……

  『給我退下!』

  突然間,一陣威嚴的聲音從房外傳來……不是那種用耳朵聽到的感覺,而是感覺從腦海中的感觸。

  隨著這道聲音的響起,我發覺房內的幢幢黑影似乎開始騷動,狀似挑釁。

  『孽障,退下!』

  隨著更加嚴厲的聲音傳來,黑影驚慌失措的向窗外退下,宛若退潮般,一下子消失的一乾二淨。

  房門被打了開來,從外頭進來一個看起來頗慌張的年輕人。

  『你還在愣著作什麼?……快換衣服跟我走!』年輕人七手八腳的揀起衣物,把整身無力的我從床上架起、然後更換,『快快快,這傢伙窮兇惡極,我可擋不了多久。』

  「你是誰?」

  『你管小老兒我是誰?我像是白吃人伙食的嗎?!』年輕人口氣甚壞,架著全身無力的我就往外衝,『那傢伙我沒辦法擋,但是今天好不容易等到機會才插手進來……配合一點出點力行不行呀你?!

  對於這個傢伙的粗暴動作,我則是非常不給他面子的吐了……

  『靠!』

  年輕人就算被吐在身上也還是馬不停蹄的往前趕路,一直到某間房子的圍牆外才停下。

  『喂、喂!』

  感覺年輕人把我給放在圍牆邊靠著,用手拍了拍我的臉頰,試圖喚回我的清醒,『你聽好,我只能送你到這邊我還得去故佈疑陣兩下,所以接下來的事你聽好。』

  『去找你身後這棟房子裡的主人、一個具有著火燄的名字的人……他有辦法幫你,知道了嗎?』

  在視野朦朧中,看著眼前這個不知所云的年輕人風風火火的跑了,而我也只能讓自己的思緒,墮落深不見底的幽暗中……

 

 

  1:伯公:客家人對福德正神(土地公)的稱呼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